丝瓜视频污片app视频在线观看

   待领着两个妹妹洗完了手,阮明姿再回正屋的时候,羊氏已经领着姚月芳坐下了。

   鲁氏左手右手各端了个盛了粥的碗,往桌子上摆,姚母拿了筷子在那分筷子。

   眼下这个时代,灶上的事,几乎是女人一手包办,姚老汉跟姚家两个男人都在那坐着看着鲁氏跟姚母忙活,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阮明姿改变不了这个时代,但她也做不出干坐着看亲人给自己忙里忙外的事来。

   “二舅妈,我帮你端。”

   阮明姿把袖子撩了起来,去灶房帮忙端饭。

   阮明妍人小手短,倒也想跟着姐姐去帮忙,阮明姿对着她微微摇了摇头,阻止住了她从椅子上溜下来:“妍妍坐好等着。”

   阮明妍认真的点了点头。

   姚母夸道:“姿丫头……真是越发有大姑娘模样了。”

   羊氏听旁人夸阮明姿,心里头就有些不大高兴,她轻咳一声,给姚月芳使了个眼色。

   姚月芳也是个机灵的,起身娇嗔:“奶奶,自打表妹来了你眼里就只有表妹了!我帮你分筷子!”

   姚母乐呵呵的,笑着把手里剩下几双筷子递给了姚月芳:“好好好,我们芳姐儿也是好孩子。”

   她的眼睛会笑眉眼弯弯的可爱少女

   端完了粥,又分好了筷子,羊氏看着空出来的几个位置,假意生气道:“炎哥儿去了县里头有正经事一时回不来也就罢了,林哥儿怎么还没回来?先前都同他说过了,莫要太惯着那王氏,真真是气死我了!看他回来时,我不扒了他的皮!”

   婆媳这么多年了,姚母虽说心里也清楚这会儿疾声厉色的羊氏是个什么德性,但她还是忍不住替大孙子多说了句:“不过是个散生,又不是什么大日子,算了算了。”

   羊氏等的就是姚母这句“算了”,她脸上几乎瞬间变了脸,唇边溢出笑来:“还是娘疼那臭小子。”她手里拿了个瓷碗,一手拿着大锅勺,往那盛满了竹笋麂肉的汤盆中狠狠舀了一勺肉,还面不改色的颠了颠勺,颠下几块竹笋去,徒留几块炖得肉烂骨酥的麂腿块在勺子里。

   “哎我给林哥儿留一碗补补身子……”

   她手里还拎着勺子,话音未落,就听得院子里传来一声男子的唤声:“奶奶,我跟佳儿回来给您过生日了!”

   门帘响动,姚家的大孙子姚常林拉着媳妇王佳进了门。

   羊氏的脸一下子垮了下去。

   都是一桌子吃饭的,这勺子里的肉是再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这么明晃晃的盛出来了。

   姚常林进来后愣了下,眯着眼辨认了下:“……咦,这是,小姨家的两个表妹?”

   王佳倒还没见过阮明姿阮明妍,只是前些日子刚听婆母阴着脸骂过。她心思微动,不敢在婆母面前太显露出什么来,矜持的朝阮明姿阮明妍点了点头:“两位妹妹好。”

   姚母见着姚常林领着媳妇王氏回来,很是欢喜,忙起身招呼两人:“快去洗洗手,正好刚要吃饭,先前你娘还说要给你盛一些出来呢。”

   羊氏脸色不大好看,哐当一声将手里的锅勺扔回汤盆里,微讽道:“倒也会挑时辰,怎么不在娘家多待几日!”

   这话自然是说给王氏听的。

   王氏红了眼眶,垂着头去院子里洗手去了。

   姚常林“哎”了一声,跺了跺脚,不大高兴的看了他娘一眼,追了出去。

   羊氏气得脸都要歪了:“娘你看见没?林哥儿都被带坏了!竟然敢瞪我!”

   至于是谁带坏的,羊氏话里头指向很是清楚。

   姚母连忙和稀泥,顺着羊氏说了几句,羊氏这才作罢。

   阮明姿没说话,私下里摸了摸有些不安的妹妹的小手。

   这暗潮汹涌的。

   不多时姚常林跟王氏回来,羊氏脸上虽说不大好看,但看在儿子的面子上,没再对着王氏指桑骂槐。

   姚母见可算是安生下来了,满是沟壑的脸上终于微微松泛了些,她重新挂上了笑:“行了行了,一家子,也别拘礼,今儿有不少好东西,赶紧吃吧。”

   这话一落,姚家老大便几乎是立时去捞了那放在汤盆里的锅勺,连汤带肉带笋的盛了一碗,往姚母面前一递,笑道:“今儿是娘的生辰,娘多吃点。”

   姚母笑弯了眉眼,连连道:“好,好。”

   羊氏也“哎呦”一声,半真半假道:“娘,你看,你这大儿子可是真的孝顺!这么些年了也没见着他给我盛过肉!”

   姚母显然被哄得开心极了,笑得合不拢嘴。

   姚家老二也跟着笑呵呵的。

   鲁氏抿了抿唇,垂下头。

   她家汉子是个憨的,再看看大房的,借花献佛这么溜,不过是给娘盛了一碗肉,就好似给了一份生辰贺礼似的。

   唉。

   鲁氏心下直叹气。

   好在她早有准备,给姚母做了一双鞋,也算是表了一份孝心,不至于让大房的比得太难看。

   “哎呦,这是啥肉,吃起来可太带劲了。”姚常林这会儿已经夹了一大块麂肉,吃的满嘴生津,颇为惊喜,他又乐呵呵的夹了一大块放到王氏碗里,“佳儿,吃啊,这肉可真香。”

   王氏这会儿简直不敢去看羊氏的脸色,埋头吃着那块肉。

   羊氏窝火极了,眼看着就要发作的样子。

   姚母忙岔开话:“……这肉啊,是你俩表妹带来的麂腿,好吃吧?”她给姚常林打着眼色,“给你娘夹块尝尝?”

   姚常林满不在乎道:“我娘碗里那不是有吗?”

   说着,又给王氏夹了一块。

   真真是要把羊氏给气得倒仰。

   只是这会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羊氏不好发落儿子,她眼神一转,又落到阮明姿身上,见阮明姿在那慢条斯理的喝着汤,一副好整以暇看好戏的模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羊氏拿胳膊肘捣了捣姚月芳,给她使了个眼色。

   姚月芳会意,忙起身,从怀里头拿出那方包着糕点的帕子,甜笑着递给姚母:“奶奶,孙女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是桂花糕,孙女攒了好久的钱买的。”

   姚母被姚月芳感动的又惊又喜:“哎呦,我们芳姐儿长大了,知道孝顺长辈了!”

   羊氏阴阳怪气的看了阮明姿一眼:“说起来姿丫头年纪也不小了,月芳有这份孝敬长辈的心,你呢?该不会什么都不懂吧?”

   鲁氏忙打圆场:“姿丫头带了两根麂腿过来呢……”

   “那怎么能算?那是走外家该带的,”羊氏截住鲁氏的话,轻蔑的看了鲁氏一眼,“这一码归一码,我们房里也给娘准备了孝敬的东西,可我家月芳这不还是另准备了东西?这是单属孩子们的孝心……二弟妹,你不懂也就算了,昔年小姑是个懂礼的,总不会没教孩子吧?”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