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成版人颤音app

“这么可怕吗?不过是魁地奇而已……”

查理·韦斯莱看了看自己两个活宝弟弟,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来,他不止一次听见妈妈在厨房里发出的咆哮声,这一对双胞胎兄弟是他们韦斯莱一家的当之无愧捣蛋王和开心果,类似于这样夸张的描述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乔治、弗雷德,倘若你们体验过在罗马尼亚的外海上,遇到一条心情暴躁的成年雌性黑龙的经历,你们就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空中项目是什么——”

“噢,查理,不明白的人是你——那并不是最可怕的。”

弗雷德怪叫了一声,夸张地挥了挥手,脸上浮现出宛若讲恐怖故事的模样。

“相信我,死亡绝对不是最糟糕的事情,卡斯兰娜小姐可比火龙可怕多了。”

“没错!我天真的哥哥啊,你可能根本想象不出一天之内连续三次从天上坠落,然后在睁眼的那一瞬间听到一句——【你被治好了,可以继续飞了】时的恐怖——”

乔治·韦斯莱一脸沉痛地点了点头,浑身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倘若说,还有什么比起遇上艾琳娜更可怕的,那么无疑就是当他们的球队的队长还是一名魁地奇狂热者的时候——在伍德和艾琳娜的双重魔法下,昏迷都是一种奢望。

“可今年你们还得面对艾琳娜·卡斯兰娜,不是吗?”

赫敏·格兰杰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表情夸张的韦斯莱双胞胎兄弟。

白皙清纯妹子难忘与你之间曾经的那段爱恋

“格兰杰,拜托,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乔治·韦斯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仁慈的格兰芬多智慧女神,您可不可以让我们先安心吃一顿好的。”

弗雷德·韦斯莱悲痛地定了点头,举起一杯牛奶一饮而尽。

“然后在第一场魁地奇比赛结束之后,查理你记得写信给爸爸,我们在面对霍格沃茨银月魔王的时候,没有给韦斯莱家丢脸,至少是保持着尊严化为‘驻场幽灵’的……”

嘭!

还没等弗雷德把话说完,突然有人在他肩膀上用力地拍了一下,差点把他的奶撒了。

紧接着,众人耳边传来了一个极为兴奋、情绪高涨的声音。

“那不一样,嘿!伙计们。今年可完全不一样的——”

众人回过头,只见一名高大结实的男生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身后。

奥利弗·伍德,格兰芬多学院的魁地奇队长,传说中可以和飞天扫帚结婚的男人。

此时,伍德脸上洋溢着宛若单身多年的好人终于可以结婚的狂喜,先是有些警觉地扫了扫周围,确定其他学院的人在偷听他们的对话,然后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

“我刚才在楼梯上遇到麦格教授了,你们猜她跟我说了什么,费雷德?她说艾琳娜今年会加入格兰芬多队,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觉得我们距离冠军是那么的近——只需要把球传给她,剩下的事情,就是看对方能够坚持几分钟了。”

“别太乐观,伍德。”

弗雷德·韦斯莱朝着隔壁的长桌努了努嘴。

“赫奇帕奇那边还有一位不亚于艾琳娜的艾博·汉娜小姐,她在去年的决赛中一对一击落了斯莱特林的球员,你还记得吗?我听爸爸说,她暑假在自家破釜酒吧帮忙时,单凭力气就揍趴了至少不下二十个身强力壮的酒鬼,你确定能够——”

“那我们至少也有九成八的胜率,问题不大。”

奥利弗·伍德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他们与新生队在过去一年中交手过很多次了,在他的印象之中,除了艾琳娜之外,另外几名新生的短板还是非常明显的。

“相信我,幸运女神今年显然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只要我们正常发挥,我实在不知道另外三个学院有什么方法能赢过我们——哈,除非他们有人能刚开局就抓住金色飞贼。”

“……伍德,运气这个事情可能……”

赫敏有些担忧地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

作为一只的“陆行鸟”,她在魁地奇领域没有太多的话语权,但是在过去的一年之中她实在是见过太多不合常理的“幸运”了,以至于她开始有些不相信逻辑的概率了。

如果说幸运女神的话,那可能既不在格兰芬多,也不在赫奇帕奇……

“别理奥利弗了,格兰杰。让他先开心一下……”

珀西·韦斯莱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拿了些香肠和烤番茄推给赫敏。

“你们过会儿还有两堂新的大课吧?赶紧吃了去教室吧,然后给我们说说,到底那个数理课和语文课讲的都是什么内容——老实说,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去预习这两门课。”

一边说着,珀西·韦斯莱指了指赫敏面前的那份课表。

【上午九点:数理课】(二年级全体学生)

【上午十点三十分钟:语文课】(二年级全体学生)

不同于霍格沃茨此前的其他课程,新开设的两门课都是大课。

在珀西·韦斯莱的印象中,类似这样的情况,除了神奇动物保护课、天文学出现了极为罕见的动物或者天体现象,需要所有学院的学生们一起上之外,几乎很少会这样排课。

毕竟在绝大部分的课堂上,教授们往往需要兼顾每个学生的学习状况。

而另一方面,不知道为什么,这两门课程总给他一种隐约的不详——就好像是其中隐藏着什么极为可怕的魔鬼,但是他实在想象不出来,区区算术和,能有什么挑战。

……

与此同时,拉文克劳的长桌边。

艾琳娜也收到了她的新课表,或者说一份有些奇怪的日程表。

“唔,真头疼,老土豆和老萝卜完全派不上用场啊……”

霍格沃茨第一可爱的学院长皱了皱眉,仔细端详着手中的表格,有些嫌弃地嘀咕着。

“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去多买点基础学科的书看看……”

除开正常的学习内容外,从每天下午开始,她还需要按照约定前往魔药教室,担任西弗勒斯·斯内普的魔药课助教,负责引导和看护学生们完成“魔化学【magichemistry】”的学习内容,不同于去年主要负责控场,今年她还需要承担一部分化学方面的教学。

而在下午的课程结束之后,每周她还需要抽出三天,每天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前往位于霍格沃茨大门外的“学院都市研究区”,解决那些来自前苏联的专家们的问题。

这其中可不仅仅只是学术方面的困惑,更多的还有一些基础的、极为紧迫的日常需求。

譬如说,霍格沃茨区域之中的电磁混乱场,严重干扰了电子设备的运转,单单只是这一点就让绝大部分的学者们无法正常开展研究工作,而除此以外,水源、沼气这些也都需要重新进行规划和梳理,在这方面的工序上,霍格沃茨此前提供的设施实在是太简陋了。

而诸如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

从零开始建设一座魔法城市,这可比艾琳娜想象中的难多了。

毕竟无论是邓布利多,亦或是格林德沃,他们擅长的都仅仅是魔法,或许他们在政治、教育和领导力方面还稍微有些优势,但是这并不能给予他们一些基础的市政能力、经验。

“没办法了,看来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只能靠自己了。”

艾琳娜摇了摇头,关于魔法与科技的融合,她倒是有不少想法,虽然绝大部分可能不一定可以指向最正确的结果,不过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时间反而是最充裕的资源。

“咦,艾琳娜,”卢娜有些好奇地看了眼艾琳娜手中的羊皮纸,微微皱了皱眉,“你这学期开始日程这么满吗?哪怕是周末也会有相应的行程安排——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这一点不用担心,我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和汉娜在一起上课的。”

“可是你看,”卢娜一脸认真地纠正道,“问题恰恰就是那小部分时间造成的,周一晚上十点,新能源项目组。接下来,周二晚上十点,生物研究所。还有——”

卢娜仔细看了看那份密密麻麻的行程表,有些困惑地念道。

“周三晚上十点,二类收容物接触项目……艾琳娜,我知道有着很多神秘的职责,可是你不觉得你每天需要做的事情太多、耗时太晚了吗。况且倘若是晚上十点开始,难道你可以自己进出城堡不怕迷路了?那么晚的话,我和汉娜应该都没法出去……”

“嘘!小声一点、小声一点,”艾琳娜瞪了眼卢娜,飞快地说道,“我当然不认识路!”

“那你——”

“别忘了我会飞。”

艾琳娜灵巧地眨了眨眼睛。

“可是——”

“很简单,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卢娜,你只需要在每天晚上十点后,打开拉文克劳塔楼的窗户,悄悄在窗边点亮自己的魔杖就可以了。”

艾琳娜得意地竖起手指晃了晃,语气轻松地说道。

“关于这件事,我已经思考、并且验证了好几次了,天空是不会迷路的——无论霍格沃茨城堡的道路多么复杂,只要有一把飞天扫帚以及一个信号标,我就能直接飞回来。”

“可我还是觉得……”卢娜有些不安地轻声说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斯莱特林长桌上忽然爆发出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伴随着一连串乒乒乓乓的餐具碰撞声,只见好几名小巫师突然面色赤红地跳了起来,不停不地哈着气,就好像是被人施展了魔咒一样,嘴唇几乎一瞬间就肿了一圈起来。

而在新生之中,唯一一个没有跳起来的,就是新晋的影子级长,伊万诺维奇小姐了。

“好辣好辣好辣!这是什么魔鬼考验!”

伊琳娜眼角微微抽动着,神色凝重地看着面前那一盘盘赤红色的早餐。

倘若不是因为提前闻到了一丝不详的气息,她差点就跟着另外几个小家伙那样,不小心把这些当做淋上了番茄酱、草莓酱的料理,放心大胆地一股脑塞入口中了。

不过即使只是舌尖稍微沾了一点,伊琳娜此时也感觉仿佛碰触到了火焰一样。

而在她不远处,四五名高年级的学生一边打量着她,一边面不改色地叉起一块烤培根在那一叠散发着死亡红色的蘸料中搅拌了一圈,随后放入嘴中慢慢咀嚼起来。

这,这是……

伊琳娜手中的刀叉迟疑了一下。

在她原本的想法之中,展现出自身实力,折服斯莱特林学院,紧接着凭借着影子级长和一年级新生的双重身份对比,应该就可以顺顺利利地完成艾琳娜所提出的任务。

事实上,截止到今天早餐开始前,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提前完成了考验。

“怎么了,伊琳娜?霍格沃茨的菜式不合胃口么?”

伊琳娜·伊万诺维奇身边,一名淡金色头发的男生有些好奇地看了眼女孩,心不在焉地把一叠鲜红的魔鬼椒蘸酱推到了她的身前,用只有伊琳娜能听清楚的声音轻声说道。

“吃吧,伊万诺维奇小姐,这也是大姐头的任务。辣酱、榴莲、芫荽,这些都是斯莱特林学院的特色,也是纯血世界的准入法则,倘若你想要彻底获得所有人的认可,那么您就必须要展现出自己可以与大家坐在同一张餐桌上……是吧……”

德拉科·马尔福朝着伊琳娜·伊万诺维奇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友好地挑了挑眉。

————

————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