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视频下载app色板

第七百四十三张 拉偏架和投诚(下)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之中一共分成四个学院,某种意义上来说,未尝不是魔法界的缩影。

而立足于哪点去发力,以及最终的扩散范围会抵达哪里,就是她未来所可能抵达的位置。

倘若说,格林德沃、邓布利多、里德尔三人的理念是由精英领导变革,那么艾琳娜从始至终的逻辑和方式就是发起一次自下而上的浪潮——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至少在霍格沃茨学校之中,她差不多快要成功了,仅仅剩下最后一块与世无争的的学术净土。

哪怕不清楚艾琳娜的整体布局,格林德沃也很清楚女孩所需要的最后一块拼图在哪里。

拉文克劳学院,这是三代目魔王在去年一直未能染指的区域。

只不过相比起另外几个学院,艾琳娜想要进入这里、获得认可的方式要繁琐不少,这一点不能由她自己提出来,甚至不能主动表达出相应的诉求,她需要一些小小的帮助。

当然,仅仅他一个人,可能还没办法形成关键性的一击。

格林德沃稍微停顿了几秒,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位麻瓜学者。

“阿历克赛教授,我的话说完了,您的意见呢?”

“诶,我?”

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

阿历克赛先是愣了愣,脸上浮现出一抹拘谨。

“倘若您坚持的话……唔……作为从未接触过魔法界的旁观者,我……我想想……”

不同于在场其他的霍格沃茨教授,作为来自于前苏联核物理研究所的顶级研究员,他可是亲眼看见过“魔王形态”的艾琳娜,以及“魔王形态”的格林德沃的。

无论是隐藏在世界某处阴影中的那个巫师军团、那艘悬停在霍格沃茨城堡上空的“休伯利安号”,亦或者是不动声色地操纵着人类经济命脉的妖精银行……这些足以颠覆人类文明的可怕势力,绝不是一所普普通通、教着一群11到18岁孩子的学校所能够具备的。

哪怕这是一所魔法世界中的学校,也绝无这种可能性。

从抵达霍格沃茨,在学校礼堂之中看到了“德丽莎·阿波卡利斯”,以及得到了“奥托·阿波卡利斯”教授的警告之后,可怜的阿历克赛立刻就非常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或许传说中那个正义的霍格沃茨真的存在,但只不过是存在于魔法世界中的避风港。

在残酷的现实世界之中,拯救他们这些不值一提的麻瓜们的,并不是什么来自于人类巫师文明的怜悯,而是一群潜伏在黑暗之中,等待着颠覆整个世界的魔王势力。

这座霍格沃茨城堡,无疑就是那个童话故事之中的魔王城堡。

而更为致命的是……

他最宝贵的珍宝,上帝赐予他的小天使,丹妮洛娃被他亲手送到了这里。

不过事已至此,那么他的答案也就只剩下一个了——

“虽然我今天才认识这位卡斯兰娜小姐,但是我能从诸位的言语中了解到她的优秀……”

阿历克赛深吸了一口气,仔细斟酌着语句,轻声说道。

“在当今的尖端物理学之中,有个极为有趣的现象:当我们得到一个力学量的测量值时,对应其的态,就是粒子所处的状态。但是随着粒子被观测后,它会由原来的叠加态,变成了之后的某个本征态,发生了坍缩——简而言之,观测会让量子态发生坍塌。”

唔……尽可能用一些比较“麻瓜的”、“高深的”、“模棱两可的”形容来解释么?

阿历克赛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教授们,脑海中回忆着刚才“阿波卡利斯教授”在他耳边悄悄发出的命令要求,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倒不是特别困难。

不出所料,正如同今天下午他向“奥托·阿波卡利斯”描述“任务”时那样。

伴随着阿历克赛的声音,在场所有巫师眼中几乎都浮现出了一抹同样的困惑神情,缺乏基础科学常识的情况下,别说是这些魔法界中的巫师,就算是研究所的新人也会迷茫。

除了……艾琳娜·卡斯兰娜!

阿历克赛眼神扫过那名坐在阴影中的女孩,心中刚浮出的优越感瞬间消散。

作为布德克尔核物理研究所的副主任,阿历克赛很清楚人们在第一次面对未知内容时应当表现出来的正常神情,以及听得懂他所说内容的人,脸庞上可能出现的反应。

不知不觉间,艾琳娜的姿势已经从乖巧坐姿,转变成了轻轻托腮的样子。

从女孩眼神中的神奇来看,很显然她知道他正在说什么——至少她接触过“量子态”这个极为罕见的名词,哪怕不考虑女孩的年龄,但从这一点来说已经非常的可怕了。

倘若克格勃从美国传回来的情报大体无误的话,那么这应该还是当今最尖端的理论。

要知道,就算是在非魔法界之中,开始研究量子态相关理论,理解这个新概念的学者人数应该也不会超过两百人……等等,那个任务单上面的描述,该不会是?!

就在这时,阿历克赛眼神猛地一凝。

他突然想起了那份在格林德沃手中,短暂看到过十来秒的“任务羊皮纸”——在他们提出的那一列列“任务要求”旁边,额外还批注着一排奇怪的描述,上面罗列着不少“高级光亮咒优化”、“延时变形术”、“魔法微观感知”等看起来有些不知所谓的内容。

现在仔细想来,正如同翻译一种语言的前提一样,倘若要翻译科学名词的话……

“阿历克赛教授,据我所知,量子力学可不涉及意识这种东西。”

艾琳娜面带微笑地看向阿历克赛,宛若学生提问一样,语气天真地轻声说道。

“观测行为所产生的扰动会不可避免地改变观测物体的状态,因此不可能做到完精准的测量,而两个非对易力学量不可能同时任意精准,两个非对易量的不确定乘积……”

女孩的声音忽然停住了,似笑非笑地看着不远处那名神色惊疑不定的中年男人。

作为一名平平无奇的数量经济学专业毕业生,她还能稍微记住一点点海森堡理论的部分知识已经很了不起了,至于剩下的内容,只要她的笑容不变,就可以看做是考验。

“……总大于二分之一个约化普朗克常量。”

阿历克赛下意识接着说道,旋即飞快地反应了过来,眼神里浮现出一抹骇然。

对于他来说,这些不过是最基础的理论,但是这仅仅是对于他而言,在这个冷战刚刚结束不久的时代,这些涉及德国尖端物理学的知识几乎还是局限在极少部分的人之中。

要知道,海森堡的测不准理论,可是与他关于核物理的档案放在一起的。

“噢,原来是这样啊,老师在上学的时候没有讲呢。”

艾琳娜一脸天真地点了点头,露出一抹恍然大悟地神情,看着周围有些茫然的教授们微笑着随口解释道,“这是我在非魔法界念小学的时候,在一次兴趣班上学到的小知识。在麻瓜学校之中,类似的知识还有不少,其中不少都蛮难记的呢……是吧,阿厉克赛先生。”

“哦。小学……兴趣班……唔……说的对……”

阿历克赛嘴角抽了抽,沉默地点了点头,有些自闭地继续说道。

“总而言之,我的意思是说,倘若把霍格沃茨的学生们看做是一个个电子,那么分院帽就是那个在观测中影响它们的光子——既然卡斯兰娜小姐呈现出了不确定的可能性,那么最好就是不要去扼杀这种稀有的可能,让她自由地在各个学院之中转变形态……”

注意到艾琳娜忽然扬起的眉毛,中年男人下意识咬了咬舌头,看向周围的教授们。

“呃……我的意思,们刚才听懂了吗?”

“非常的,具有启发性——我明白们的意思了。”

邓布利多沉默了片刻之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艾琳娜,转过头看向身边的教授们。

“拉文克劳,我认为可以让卡斯兰娜小姐去试试,们觉得呢?”

随着邓布利多的提示,在场的诸位教授们忽然意识到,在霍格沃茨之中,关于拉文克劳学院,其实还有一条非常简单易懂、却又让人不那么愿意接受的特质属性。

但凡听不懂又感觉很厉害的,丢在拉文克劳,通常来说都没有太多问题。

————

————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