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香蕉视频app安卓最新版

翌日一早,一家人算是有史以来晚起,听着外屋锅瓢碗筷的声音,叶秀荷估摸着对屋还没烧好早点。

她一时也不急着起来,总得等人家用过铁锅,扭头瞟了眼同样转了个身的丈夫,她顿时轻笑出声。

“笑啥?”

“没!”

她不说,关有寿心里也有数,不就是幸好分家,他老娘都不来敲窗户,真没人再管着他们。

“我今天真请假呀,真不带孩子回去?”

“昨晚不是已经说好了?我都跟队长他们请好了假!记得买两把锁回来,可别嫌贵让我多跑一趟。”

关平安疑惑地眨了眨眼,昨晚自己睡着那会究竟错过了什么?

“爹,你们说好啥啦?”关天佑闭着双眼,也朝外翻了身子,“我娘去哪?”

“乖,接着睡,别吵醒你妹妹。你今天有任务,还得帮爹去运回马三爷那边运回东西,等下回再去你姥姥家。”

“嘘,小点声,听你爹的话,娘就过去跟你姥姥他们说一句要搬家,马上就回来。你在家别别乱跑。”

关平安无声笑了笑,继续闭上双眼听他们说悄悄话,心里则开始安排起今天的活儿,还挺忙的,看来想偷摸跟着她娘是行不通。

清新妹子都市浪漫时光唯美写真

叶秀荷说完再也躺不住,开始起身套上衣裤准备出去准备早饭。早点回娘家还得去一趟乡里。

眼看离十二的搬家日子没几天时间,事儿多着呢。

她这一动,剩下的父子/父女三人是跟着行动,与往日不同,今天关天佑也开始跟着妹妹一起出门跑步。

关大娘程没来过一趟后屋,倒是让叶秀荷颇为不习惯,特意催着自家男人去跟公婆提一句搬家日子。

关有寿原本还想等收拾好再告之日期,实在怕了他爹左一处右一出,可今天要是媳妇没上工回娘家,不用说他娘都会猜到此举何意,终究会伤到她。

他暗自叹了口气,晃悠到正房。

此时关大爷几十年如一人的已经去了自留地,关大娘依然暂住在东屋里屋关老四的卧室。

关有寿蹙眉看了看倒塌的墙,瞟了眼外面天色,按照琢磨着几时可能来雨,心情沉重地进入里屋。

“咋过来了?”

关有寿拿掉她手上鞋底,不悦地闷声劝道,“以后你就甭费劲做鞋,都有四个儿媳妇还用你老花眼戳呀戳的,像啥话!”

“哟,小兔崽子,良心发现啦?”关大娘好笑地瞪了他一眼,“少惹你娘我生气就好了,说吧,有啥事?”

“娘,我打算这个月十二就搬家,丰师傅是这一天是吉日。”

关大娘立即沉默下来,抢过他手上的鞋底,低头继续纳鞋底。

看着老娘久久不语,关有寿心里也不得劲儿,尤其一眼瞟到老娘黑发里掺和的白发,他顿了顿,“娘,要不你就跟儿子住吧。儿子都不用你下地干活,准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好不好?”

关大娘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娘还没七老八十!等着,会有让你伺候老娘的那一天。”

关有寿无语地也回了她一双白眼球,“你替我看看,搬家那天还有啥要准备的,你儿媳妇到底年轻了点,我不放心她。”

关大娘叹了口气,“记得跟你老丈人打一声招呼。”

“嘿嘿……要不咋说我就随你?我今儿就打发你儿媳妇回娘家报信,这女婿搬家,他可不得出血?”

“死小子!我是这意思?”关大娘失笑地拍了他一下,“分家没请人家,搬家再不通知说不过去。”

关有寿对着她笑眯眯地连连点头。自己说这些话无非是逗逗老娘开心,还真没稀罕岳家随礼。

人情往来就跟借钱似的,不还都不行,还得跟着水涨船高,之前都是老娘一手承包,也挺不容易的。

“也早点给你妹子稍信,她还得提前请假。”

关有寿摸了摸后脑勺,“我没想办酒席,要不就不用通知妹夫那边?”

“那咋行!最少也得暖屋。到了那天也不用多准备啥的,就你老丈人家加上欢喜和你几兄弟凑一桌就行。”

关有寿顿时呲呲牙,还不如不说呢,请了亲戚,好友能不来?

“要不要通知你大姨一声?”

关有寿更是牙疼,连忙站起身,“停!还是等我先琢磨琢磨再说。你儿子还欠外债,哪折腾得起!”

见儿子吓得要逃走,关大娘乐得哈哈直笑,“你呀,就不用担心了,自然有人帮你攒工分还债。”

关有寿摇了摇头,麻溜离开。还有人帮攒工分还债?攒工分是假,想收人情还债倒是真的。

可他丢不起这个脸!

关大娘同样对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叹了口气。她是怎么都没想到小孙女说到做到,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还真跑去打猪草!

到底是儿子没宠错孩子,小小人儿都知道让马三爷帮着先瞒着,这么多孙女还就这小丫头随了她姑。

一家人简单用过早饭,关有寿急匆匆地赶去上工,叶秀荷也换了一身稍微体面点的行头开始去往娘家。

留下的关平安和关天佑兄妹俩人不用说,立即锁好房门,各自背上背篓先去了新房子那边。

一扇新刷了红漆的院门,兄妹俩人今早跑步路过之时已经见到,此刻相视一笑推开大门,展现眼前的赫然与初次过来又截然不同。

新苫的茅草房,闪着金黄色光芒的房顶上的草,特别引人注目,配上同样刷了红漆的门窗,比过年还喜气洋洋。

“哇,这么快?”

关平安连连点头,“昨晚咱爹娘熬了一个通宵。哥,你比我机灵,迟点你给咱爹送点吃的喝的,我怕爹亏了身子。”

“好!”关天佑皱了皱眉,“妹妹,那娘呢?”

“娘搭马车去姥姥家,可以歇一会儿,比咱爹好一点。中午我早点做饭,她回来就能吃了睡一觉。”

“我给你烧火!”

关平安连忙阻止。要不是为了遮人耳目,她甚至都不想让她哥去挖野菜,“我架上木头烧就行,你去看着点咱爹。”

趁着关天佑去巡视房间,她急匆匆地跑到仓房,先迅速踮起脚尖下地下室往小葫芦内收起墙角一堆泥块。

这些活,她可以一手摸过,但等她爹的话,就得费精力。

“哥哥,走了。”

标签:

Related Post